武大“疑似和服”事件,难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2019-04-07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69)

武大“疑似和服”事件,难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其次,根据武大25日晚发布的回应,是因为两名男子中一人未办理预约赏樱手续,且对一名女性安保员言语挑衅,强行闯入核心赏樱区,遭现场安保员阻止,故此发生了冲突。这则通报中,没有涉及到任何“是否允许和服进校”的内容。

但是,同样是事件被报道后的最初舆情中,“校方有规定(不允许在校内穿和服)”是绝大多数支持保安及学校一方的网友和部分媒体的“论据”,如果说这个规定不存在,或者说并不具有执行效力,难道大家都错了吗?

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若是校方有规定,那么在冲突事件通报中完全可以点出来,也正好借此“官宣”,告知公众校方有这个规定请游客们能够遵守。但是事实是校方只字未提。为什么不提?笔者比较好奇。

根据今日媒体报道,一名武大大四的学生表示,自己曾经历过三届校园樱花季,并未听说过或看到过曾有通知不能穿和服拍照的相关规定 。这与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说的一样,笔者询问的几位武大的朋友和曾经几位去过武大赏樱花的朋友,无一表示见过或者听说过此规定。

在媒体跟进的报道中,还指出,武大官网公布的2014年-2017年校园樱花季管理条例《关于认真做好2014年樱花开放期间校园管理工作的通知》、2016年-2019年官网发布的《樱花开放期间校园管理工作的通知》,还有今年校方官方微信发布的《赏樱攻略》及武汉大学官方网站中公布的《关于认真做好2019年樱花开放期间校园管理工作的通知》和《武汉大学关于加强2019年樱花开放期间校园管理的通告》,这些通知中,都没有涉及针对和服的规定。

大家正是因为根据公开的报道信息中说有这个规定,结果武大一方却始终含糊其辞的并没有光明正大的告诉世人有这个规定,是确实不属于具有校方权威性的正式规定,还是怕引起日本方面的抗议从而中日友好关系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退一步说,若是这个规定相当于不存在,那么“禁止和服进校”恐怕就站不住脚了。

第三,其实现在有一条线,至少目前没有争议,那就是“未预约”。在事发的当天,校方一名相关负责人透露,预约系统里未找到这两名男子的信息,25号武大的回应也是指出有一人并未预约上。从开始说未找到“两人”信息,到正式通报说“其中一人”,这算不算工作失误咱暂且不管,但就事发现场的视频来说,通过对话可以明显的听到,与两名男子发生冲突的保安们一直都在提的都是“和服”,比如女保安说“他穿和服能让他进吗?”

所以你看,保安发生冲突恐怕不是因为是否预约上,而是“和服”。笔者更倾向相信很多媒体报道的“武大今年再次重申这个校园内不允许穿和服的规定”,那就又回到上述的问题上去了,究竟有没有这个规定?武大又为何不敢直接承认或者正式官宣?

第四点,我们还是要回到中日两国民间层面。在上一篇文章《当碰上“日本”,保安赢》笔者简要的讨论的和服和木屐的发源,不过因为民族情感因素很多网友并不买账,甚至出现不少谩骂的脏话。这些笔者可以理解,毕竟曾经的国恨事实存在,大家气愤也正常。但是今天笔者还是要说一点,我们恨日本,是因为当年日本对我国的侵略,也就是日本军国主义。但一个现实是,和服不是军服,现在的和服是日本国家的传统服饰。

有人说“看到和服就想到日本,和服就是日本的代表”,那看到寿司是不是也想到日本,我们要不要抵制?日本动漫、电子产品、汽车、药妆、电饭煲等等,是不是都要抵制?

昨天有位注册信息显示“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记者”的自媒体人发文称,日军在武大栽樱花是事实,即便物是人非,历史不容抹杀。其还指出穿和服法律上可行,但别忘了,民族情感和民族伤痛的记忆不是法律能管的。即使笔者能理解他的情感表达,但是冷静下说,这就是典型的狭隘的民族主义。

如果武断的以“历史”、“民族情感”做子弹,赏樱花会让我们忘记历史,穿和服会弱化民族情感,那么,整个中国大地上的所有日本产品是不是都会让我们忘记历史、弱化民族情感?难道就因为我爱国,我就要抵制与日本有关系的所有吗?

笔者还是那句话,和服不是军服,不是日本军国主义对我国侵略的记忆元素。既然现在武大已经把樱花作为了一个向世人认可的名片,那说明至少在民间层面两国保持发展良好关系,只要不是违反法律和出格的,穿什么应该无妨限制。中国樱花产业协会执行主席何宗儒26日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自古樱花源于中国,但切勿让狭隘的思想破坏赏樱的美好,赏樱不分国别、民族,只要着装得体,不煽动、不挑衅、不仇恨、不制造对立和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