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 平台要担责吗(4)

2019-04-09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07)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 平台要担责吗(4)

  “一喂”顺风车平台截图

  那么,这是否就能说明平台方无责?天津宸寰律师事务所赵青霞律师解释:“顺风车平台收取了服务费,理应按照过错责任比例来计算应该承担的相关责任。服务协议中推卸责任的规定,实际上属于格式条款,不存在法律效力。”

  然而,面对这则被取消的订单,在赵青霞看来,平台方的责任认定就值得商榷了。赵青霞解释,乘客和车主系经过平台建立起了合同关系,这时候三方都存在法律关系。但乘客和车主私下取消订单,且未通知平台方,这一行为本身已违反了合同本身。

  因此,赵青霞认为,取消订单后,意味着乘客和车主“抛弃”了中间平台方,三方的法律关系也就不复存在,故平台方就订单取消后发生的交通事故,有权不负责任。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 平台要担责吗(4)

  乘客私下取消订单截图 受访者王旭提供

  “一喂”平台未备案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

  除了平台方的责任问题,王旭的另一点质疑,是这辆租赁来的车辆,何以成了平台审核通过的网约车?这是否说明平台监管不利?

  就此,赵青霞律师提出,平台作为监管方,应该履行对注册车辆的监管审查义务。就这一点而言,该平台确实存在管理漏洞。

  据公开资料显示,“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旗下主要有两大平台:“一喂”急件和“一喂”顺风车。

  然而,根据媒体报道,据深圳市公共交通局确认,该公司并未在深圳商事登记部门注册成立分支机构,也没有向深圳市备案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没有开展合乘信息数据库对接工作。

  此外,记者通过企查查了解到,2018年4月,该企业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后于当年12月移出。

上一页   1   2   3   4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 平台要担责吗(4)

标签:

责任编辑:刘彦玫

相关新闻

是标错还是欺诈?

□卞广春   原价4999元的笔记本电脑,秒杀价只要1050元。2016年12月31日,厦门张先生秒杀成功后,发现京东单方面把订单取消了。直到1月5日京东客服给出解释:商家价格标错,低于成本价太多,所以取消订单。(1月8日台海网)   电商用极低的价格吸引买家,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但一句“商家价格标错”,就单方面取消订单,实在不可理喻。   赚了人气,再对秒到的人...

取消订单惹恼女司机 招易到用车招来一顿暴打

路边监控拍摄的女司机(黑衣人)打人现场。 A女士脸上的伤口。(图片由A女士提供)   据A女士介绍,4月9日凌晨,她在贵阳市云岩广场附近用手机上的招车软件要专车准备回家。考虑到深夜打车不安全,她特地选了一个女司机的车。然后她就在原地等待接她的“专车”女司机。   “几...

乘客取消订单 专车司机发短信骂人公司"封号"并赔偿

台海网(微博)6月18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疑因描述地点有误解,乘客取消订单,“一号专车”司机竟然发来两条侮辱性质的短信。前日,乘客阿芳(化名)向本报反映这一情况。   昨日,该司机所属公司的公关人员回应此事,表示已对这名司机“封号”处理,并赔偿了女乘客200元打车费,向乘客道歉。   根据乘客阿芳的说法,6月10日下午5时30分许,她在软件园二期通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