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山西沁源森林火灾:活了几十年 没见过这样的火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11)

在此次火情发生前15天,沁源县沁河镇南石村就曾发生森林火灾,扑救过程中,6名地方森林消防专业队队员牺牲。事后,沁源县人民政府发布“封山禁火令”,全县范围内禁止一切野外用火行为。

3月30日晚,记者抵达山西沁源“3·29”森林火灾灭火前线指挥部,随同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指战员前往火灾北线现场。

半个月两场火

只有实地乘车前往北线的火场,才能真切感受到那种火势蔓延的恐怖和顽固。深夜,车在深山独行,周边数个村庄的村民早已被疏散,连绵的大山中没有一丝灯光,沿途死一般的寂静。车外温度接近零下,在40多分钟的车程里,唯一的光亮,就是道道山梁上断续出现、似烽火台一般的火光。

到达扑救现场,除了人头攒动的消防指战员和绵延百米的消防车辆,便是弥漫的明火和山间植物燃烧的爆裂声。消防队正在从山体下方引火,在风力灭火机配合下使之与山上的火线汇合,进而完成“以火攻火”的灭火目的。

火攻之中,人与火不过两三米距离,燃烧产生的青色烟雾如纱帐一般笼罩整个山头,山体表面的草丛很多已被烧尽,露出片片黄土。尽管此前已向有关专家反复求证,这样的灭火方式科学有效,但当看到山火瞬间覆盖山体,仍不免令人心惊。

这种感受,火场周边被紧急疏散的村民体会最为深切。

3月30日傍晚,随消防队上山之前,记者曾前往长治市沁源县交口村交口小学安置点,采访了从赤石桥乡武家沟村紧急疏散转移来的村民。

“3月14日那场火,我们就已经看见了。”事实上,10多天前的那场大火就已经令当地百姓生活在了恐惧之中。“自那以后,我就天天(站在家门口)看,总害怕再起火。”

村民的担忧一语成谶。3月29日,大火再次吞噬了沁源县山林。

“人活着比啥也重要”

据武家沟村民目测,大火就在他们的村边不远处。同李世民一样,着火当天,村里的护林员就紧急下山,向村民通报了火情。

“我们都知道着火了,但猜不到准确地点,就用对讲机呼叫村干部。”通过对讲机,李世民和村干部紧急分工,他上山观察火点,并联系周边村庄亲友确定着火地点,另一个人进山沟观察火势,“很快,乡长、副乡长也开始呼叫我们,让护林员在各个点进行观察,火越来越大,黑烟罩住了天”。

“我在家就能看见,晚上就没敢睡觉,山被火光照得通红。”不少村民表示,就在当晚,地方政府安排大家乘车紧急疏散。

据了解,火情发生后,当地政府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各乡镇、村的消防应急分队被紧急动员起来,占据位置观察火情,并对王陶、赤石桥等火情危急的乡镇进行紧急疏散。当天,山西省主要领导抵达现场,“3·29”森林灭火前线指挥部成立。指挥部设在郭道镇,一个离火源地不到30公里的地方。

30日3时,应急管理部工作组也抵达火灾现场,参与协助处置扑救工作。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共调派1595人,山西消防救援总队调派30余辆消防车、150余人,北方航空护林总站调动6架飞机赶赴现场。官方公布,截至30日7时,火灾过火面积360公顷,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3月30日晚,记者在安置点看到,有人坐在简易床上发呆,有人用手机不断刷新火情信息,有人哄孩子,有人站在院里,双眼含泪。

“走得太急了,牛羊还在圈里,就算烧不死,恐怕也得饿死。”垂泪者口中念叨。

“现在就别考虑牛羊了,再多财产也抵不了命,人活着比啥也重要。”看到他的沮丧,身旁的乡亲和工作人员靠近劝慰。

尽管刚刚遭遇大难,但是现场奔忙不停、负责安置村民的工作人员,还是令撤离的群众感到了温暖。

“这已经很好了,暖气很热,吃喝都有,还有地方睡觉。”记者触摸教室里的暖气,热得烫手。

一名从沁源县文联抽调来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着火当天,县里便紧急通知,要求县直各单位一把手紧急待命,随即将大家分到各个点上。她所在的这个安置点,目前物资充足,唯一部分短缺的就是简易床。“正在想办法,我们会一直在这,他们不走我们就不会走”。

截至记者发稿,火场附近已有3800余名群众、职工撤离。

村庄保卫战

伴随着当地群众的紧急撤离,数支灭火力量正连夜向山火发起“进攻”。在山西省投入专业灭火队伍1000多人和2600多名企业工人的基础上,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组织1300名的专业森林防火队伍,解放军、武警1150人也赶到现场支援灭火。

“风大、山高、坡陡、沟窄、易燃植被多,都是此次火情蔓延、扑灭难度大的原因。”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政治部副主任郑威介绍,沁源县山高林密,山体连接紧密,火势容易串联,留给灭火者的缓冲时间很短。此外,山中小气候多变,风向变化频繁不定,不利于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