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74)

“您的儿子出车祸了,已经当场身亡。”电话里传来儿子的死讯。等王旭再见到自己19岁的儿子,已经是在殡仪馆里。

王旭很后悔没有亲自送儿子返回学校,却同意他在一款名为“一喂”的打车软件上预约顺风车前往广州。

据王旭回忆,2月28日,儿子提前在“一喂”顺风车平台预约了一辆小车。3月1日上午,顺风车司机陆某安接上王旭的儿子,并同其余3位顺风车乘客,共同从深圳前往广州。不料,行驶至沿江高速东莞段时发生了交通意外。

东莞交警支队太平高速公路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在陆某安驾驶的小车途径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北行52公里+900米时,与一辆货车发生追尾。

而这一起交通事故,却要了坐在副驾驶位上王旭儿子的命,另外一名罗姓乘客也因此至今躺在医院ICU中,其余两名乘客则受轻伤。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交通事故认定书》 受访者王旭提供

疑点重重:订单生成后被取消 车辆也非司机本人所有

儿子突如其来的死讯,王旭至今无法接受:“他在车上也系好了安全带,出交通事故完全是司机的责任。”

的确,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判定结果,顺风车司机陆某安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造成事故的一个原因,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

此外,王旭后来在查看儿子手机时发现,在其通过“一喂”平台预约到顺风车后,于事发前一晚,这笔订单却显示为取消状态。

就此说法,车上其余乘客均承认属实。其中一名朱姓乘客解释:“司机要求取消订单,就是为了不让平台方拿钱。”

据该乘客介绍,本次订单本来需要支付80元,但司机为躲避平台方从中扣取平台费,故要求乘客取消订单,直接向他支付车钱,否则就不接此单。

对此,记者在“一喂”公开的服务协议中说明:每单顺风车业务,平台将收取订单10%的服务费。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一喂”顺风车平台截图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陆某安驾驶的这辆顺风车,也并非其本人所有。据《交通事故认定书》记录,这辆顺风车系广州瑞致租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所有。对此,王旭认为,在网约车的管理上,平台存在很大漏洞。

出事后,司机陆某安已被警方拘留,但其家属却从未联系过这几名乘客,包括死者家属王旭,至今也没有听到一句来自司机方面的慰问。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图片显示 陆某安驾驶的车辆已通过平台方审核受访者王旭供图

订单取消后,责任认定成焦点

事件被媒体曝出后,引来不少网友的讨论。其中,对订单被取消后,平台方是否还需担责的问题,成为网友议论的焦点。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部分微博网友认为平台应担责 微博网友留言截图

也有部分网友认为,乘客与司机私下取消了订单,平台方就不应再承担责任: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部分微博网友认为平台不应担责 微博网友留言截图

记者在“一喂”平台公开的“安全责任及管辖说明”中发现了平台就出事后的责任认定,给出了相关条例:

如遇交通事故、或其他侵权责任,车主或车主相关乘客或乘客相关方协议解决,由此产生的责任及所有费用及任何其他损失均由过错方全额赔偿,“一喂”平台对此不负任何责任或连带责任。

大学生乘顺风车死亡:司乘私下取消订单,平台要担责吗?

“一喂”顺风车平台截图

那么,这是否就能说明平台方无责?天津宸寰律师事务所赵青霞律师解释:“顺风车平台收取了服务费,理应按照过错责任比例来计算应该承担的相关责任。服务协议中推卸责任的规定,实际上属于格式条款,不存在法律效力。”

然而,面对这则被取消的订单,在赵青霞看来,平台方的责任认定就值得商榷了。赵青霞解释,乘客和车主系经过平台建立起了合同关系,这时候三方都存在法律关系。但乘客和车主私下取消订单,且未通知平台方,这一行为本身已违反了合同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