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53)

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相关权利、义务和责任由合乘各方自行约定并承担。如出现纠纷,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争取赔偿。

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在执法检查中,将对非法营运行为或合乘出行行为进行认定,对以合乘名义从事或变相从事非法营运的行为,以及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以合乘名义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的行为,依法予以查处。

此外,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目前正与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开展合乘信息数据库对接工作。

记者探访涉事"一喂"平台总部

据澎湃视频新闻30日报道,记者探访了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涉事公司一喂科技。公司法人代表回应记者称,公司仅提供了合乘信息,对意外事故不承担责任。

同时,该负责人表示,用户在平台注册、发布订单到出行,都有相关提醒,平台严禁私下交易的行为。如有发现私下交易的行为,无论是车主还是乘客都将被列入黑名单处理。

大概在3月中旬,有人向平台反映了这起事故,但该负责人表示,通过号码查询并未查询到相关订单,且类似诈骗电话经常会有,因此平台认为是骚扰电话。该负责人还表示公司是全国运营,但目前尚未给平台用户购买相应的保险。

视频来源:深圳卫视都市频道

3月29日上午,浙江交通之声记者来到了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位于该栋楼6层的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内,公司墙上的一条“致敬滴滴,学习嘀嗒,只需拼一拼,我们就是顺风车老大”的横幅非常显眼。

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图片来源FM93交通之声公众号

记者看到,在数十平的空间内,多位年轻人正在电脑前忙碌。公司法人代表樊伟就舆论关切作出回应。

问题一:平台对此事如何回应?

回应:我们感到很痛心、很愤怒,同时感到很无辜。这个乘客是取消了平台的订单和司机私下交易的,我们平台发单和付款时至少有三次提醒“切勿私下交易,谨防受骗”,只要发现一律封号。 但若司机平台在乘客发单、付款真的线下交易,平台也无能为力。由于取消交易后没有视频监控,想要监管也很难。平台已经将涉事司机陆某安拉入黑名单。

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事故发生后,王先生表示曾多次联系一喂顺风车客服,但均未得到正面回应。27日上午,王先生与南都记者一起拨打了一喂顺风车客服电话,电话接通后,王先生说明情况后向客服提供了儿子的手机号码,要求对方查询订单情况。

但客服先是声称查询不到订单,接着又表示需转接给主管,随后电话就被挂断。

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王先生注册的平台账号今天已被平台封号。

问题二:为何对王先生的账户封号并打上“妖言惑众”的标签?

回应:确有其事。事故是3月1日发生的,但平台是28日看到媒体报道才知晓情况的。由于是线下交易,客服人员看不到信息和订单,外加每天接到各种骚扰的投诉举报电话,客服人员在家属的投诉电话中听到了笑声,又不能提供证据,于是将该账号判定为“妖言惑众”。

问题三:平台是否为乘客购买保险?

回应:没有保险。联系了很多家,目前还没有找到适合顺风车的险种。其他顺风车平台购买的保险大多执行不到位。

浙江交通之声记者查阅其他顺风车平台的政策,哈啰出行司乘双方都有免费的意外险和意外医疗险。嘀嗒出行联合中意财险,推出"顺风车公众责任险",为车主及乘客双方提供出行保障,同城顺风车每车最高赔偿30万元,每人最高赔偿10万元,城际顺风车每车最高赔偿100万元,每人最高赔偿20万元。

问题四:一喂平台有没有对司机每天的接单量进行限制?

没有,我们限制不住的。平台如果限制了,司机取消订单线下交易怎么办?还是堵不住啊,这块我们没法控制的。

另外,通过余杭区市场监管局,浙江交通之声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的营业执照是正常状态。

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嘀嗒出行回应顺风车乱象

此前,南都记者在暗访过程中,曾在嘀嗒出行平台发布出行订单,却遭遇了司机接单后将订单转给他人的情况。

事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