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穷游 搭顺风车上了贼船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30)

原标题:女大学生穷游 搭顺风车上了贼船

李长兴 成都商报记者 梁梁

核心提示

穷游女孩

搭顺风车

第一辆:从成都到德阳,运输活鸡的大货车师傅送她

第二辆:一辆小轿车,搭她走了一段路

第三辆:到达剑阁,两名热情的陌生人请她吃了顿午饭

第四辆:路程很短,从剑阁收费站到剑门关服务区

第五辆:在剑门关服务区,3同伴竟是吸毒男

“在路上”这个词已经风行多年,而在大学校园中,被称为背包客的“穷游族”群体也在渐渐扩大。成都理工大学大三女生小薛就是其中一员。她在一年时间里,走了30多个城市,花费仅1万元。然而4月16日下午,她搭上的那辆顺风车,令她身处险境。该车在警方例行检查中,被搜到仿64式手枪一把及数枚子弹,车上3名男子均吸食过毒品……

爱上背包游

不到1万元一年走了30余城市

就读于成都理工大学的大三女生薛佳(化名),出发前在QQ签名上写着:“不仅要凯鲁亚克,还要柯本。”

百度百科人物词条显示,杰克·凯鲁亚克(1922~1969)的主要作品有自传体小说《在路上》《孤独旅者》等。他1948年~1950年开始写作《在路上》横越美国,最后到达墨西哥城。而科特·柯本是美国已故著名摇滚歌手,组建了Nirvana乐队,其代表作有《Come As You Are》等。

打算去参加4月下旬举行的北京迷离音乐节的薛佳,这次采用了一种“凯鲁亚克+柯本”的模式,从成都出发前往北京。对于薛佳来说,柯本象征着音乐节,而凯鲁亚克则象征着她此次前行的旅途方式———孤身背包客,一路搭乘顺风车赶往目的地。

薛佳从大二开始成为一名背包客,通过沿途搭乘顺风车,住帐篷的方式,孤身前往自己想去的城市。一年时间,她已走遍湖北、甘肃、陕西、浙江、江苏等省的30多个城市,总费用不超过1万元。“大二之前,一直觉得旅游是件特别奢侈的事情,直到一次搭乘顺风车的经历,让我成为穷游族、背包客的一员。”

她的旅行日记上写着:“大学毕业前,最后一次疯狂旅行。”然而,4月16日的这次旅行,“疯狂”却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四辆顺风车

从成都一路顺利到剑门关

4月16日早上7时许,薛佳背上帐篷、睡袋、防潮垫等20公斤重的行囊踏上旅程。她从昭觉寺汽车站旁边的路口走上高速,在自己的双肩背包上贴上大大的一张纸,纸上写着:“求搭车,G5京昆高速,任一段。”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运输活鸡前往广汉的大货车师傅看见了她,摇下车窗询问:“去哪?”不指望能到终点站,只盼着可以到下一个收费站或休息站就行的薛佳,攀谈几句后,登上了大货车师傅的车,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段顺风车之旅。在德阳收费站,由于方向不同,薛佳与大货车师傅挥手道别。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这句话是薛佳2012年1月写在QQ空间上的内容。

在收费站等候近1小时后,薛佳等到了第二辆愿意免费搭她继续旅程的车辆,这是一辆小轿车,陌生人之间的微笑、相助、车上的寒暄、因不同方向分开时的挥手告别。这些在薛佳的背包之旅中已成为“常规动作”。

之后的第三辆顺风车,车上是一名广东人和一名台湾人,这两个热情的相遇者,甚至开心地请薛佳吃了一顿午饭。随后,三人在广元市剑阁收费站告别。

下午3时许,薛佳搭上第四辆免费车。只是,这第四辆顺风车的路程很短,仅仅是从剑阁收费站到剑门关服务区。

例行检查

顺风车3同伴都是吸毒男

下午3时30分,在剑门关服务区,薛佳看到一辆山东牌照的小轿车,车上有两名身高超过175厘米的中年男子。她上前询问:“师傅,你们到西安吗?”其中一名男子微眯起眼睛,打量了她一下,反问道:“剑门关到西安有多远?”薛佳答:“400多公里吧。”

副驾上的男子爽快地说:“上车吧。”该男子还主动下车为薛佳拎起行李,放入车的后备箱。薛佳随即坐上车的后排,这是她搭乘的第五辆顺风车。这时,一名拿着蛋筒冰激凌的年轻男子拉开车门上了车。看见薛佳坐在后排,年轻男子不由得微微一怔。

车开动后,薛佳试图主动与车上的三人交流,但三人始终不答话。“车速很快,保持在100码以上。”这让薛佳有点意外,因为愿意搭乘背包客的车主,一般都没什么急事,车速不会太快。这时,薛佳看到,坐在旁边的年轻男子双眼赤红,把冰激凌的蛋筒整个捏碎了往嘴里放。看到这个凶狠的吃相,小薛害怕起来。

车行不久,薛佳有些昏昏欲睡。就在这时,车忽然缓缓地停了下来。她抬头一看,见有民警例行检查。车主向警察出示驾照。随后,民警招呼车上4人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