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3倍补偿”能否兑现?法律空白在哪?

2019-04-09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24)

在之前轰动全国的滴滴乘客遇害案中,滴滴司机都作为施暴者的角色出现。但近日佛山中院审理了一桩抢劫、故意杀人案中,滴滴司机成为了受害者、死者。此前滴滴公司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后,曾声明“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这一补偿标准又是否适用于滴滴司机身上?家属称死者与滴滴是雇佣关系,将于近日起诉滴滴。(广州日报9月13日)

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3倍补偿”能否兑现?法律空白在哪?

家属称死者与滴滴是雇佣关系,而作为滴滴一方,却从未明确表述过与旗下所有的滴滴司机到底属于何种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本身就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因为滴滴司机中,有很多都处于兼职状态,他们还有着另一份更稳定的职业,其中更多一些司机是在多个网约车平台挂靠,也就是说,一个司机同时在多个平上拉活挣钱。

此时的问题是,滴滴以及其他网约车平台又如何与这些司机签订劳动合同呢?显然这是一个难题,因为作为网约车平台来说,不可能与这些司机签订出符合劳动法的协议。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劳动法规定的协议,必须是以一对一的固定劳动关系为前提,而对于大部分司机来说,挂靠于多个平台就不具备签订协议的必要条件。

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3倍补偿”能否兑现?法律空白在哪?

从另一方面来说,客观上这些司机也并不一定愿意与平台签订一对一的规范式协议,因为网约车是一种新业态,它区别于传统模式的特征,就是个人劳动的高度化自由选择,一个司机可以在多家平台同时接单,也可以短时间从业之后就离开这个行业,这是司机们最大的满意之处。

而在这种情下,让司机们放弃其它平台而专属于某一个平台,对司机来说,这笔账显然不划算,因为他们的收入会减少,劳动选择的自由度也会降低。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专一归属,也会对网约车这种业态构成发展的制约。

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3倍补偿”能否兑现?法律空白在哪?

因为网约车之所以能蓬勃发展起来,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充分调动并盘活了社会现有资源,实现了资源的市场化流动组合,同时,也兼顾了司机劳动自由选择的需要。而如果为了签订劳动协议而硬性专属归一,那么网约车也就等于退回到了传统业态,它的特征以及市场活力将不复存在。

而回到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上来,这名遇害司机家属能否得到滴滴平台曾声明过的“3倍补偿”呢?其实,从法律上来说,这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所谓的“声明”,它并不具备确定的恒稳性,它可以是一种表态,也可以是一种针对个案的承诺,但它永无都不具备法律的必然性。

滴滴司机遇害第一案:“3倍补偿”能否兑现?法律空白在哪?

而另一方面,这种“声明”也没有具体的细则,有的只是一种可能性。退一步说,即使这样的声明在这位遇害司机家属一方兑现了,那么在没有签订劳动法规范协议的情况下,这究竟是属于按工伤的一次性结算的结果,还是属于出自滴滴公司仁道的安抚结果呢?

而如果司机没有死,只是成为了失去劳动能力的人,那么,对他的余生滴滴平台是否可以按处理工伤的情形,给予终身的生活保障呢?显然,在没有签订规范化劳动协议的情况下,即使滴滴给予声明的兑现,也不具有一个行业的普遍适用性。

因此,对于网约车这样的新业态,劳动法方面应当做出符合于现实需要的调整或增补,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尽管他们可能不愿意专一归属于固定的某一个平台,但他们毕竟是处于劳动状态,而从劳动法的价值取向来说,任何业态的劳动都应在保障之列,其中并不分业态的新与旧。因此,对于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劳动法部门应当将现实问题,当成研究的立法课题,及时填补这些法律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