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的马,沙特的钱,软银和Uber的两难

2019-04-07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79)

  

塞翁的马,沙特的钱,软银和Uber的两难

 

  Uber刚在印度开了一个先河。

  它在孟买引入了“燃料价格指数”,将司机的收入与该市燃料价格的变化挂钩。Uber表示,这符合司机的“利益”,会使司机每公里的收入增加1卢比。对全职司机而言,估计每月收入将增加2000-2200卢比。

  Uber此举实属无奈。有知情人士称,Ola和Uber的司机们威胁,将从周六开始第二轮罢工,周一还将举行示威。

  后院起火之外,Uber更大的烦恼,则来自它的大金主——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

  上个月,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离奇死亡,顿时舆论哗然,一时间这个阿拉伯国家成了众矢之的,来自全球的谴责声浪余音不绝。而Uber和沙特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则成为出行巨头的不可承受之重。

  与此同时,Uber在印度的头号劲敌——本土巨头Ola则一鼓作气趁势而上。10天前,继突入澳大利亚和英国之后,Ola又在新西兰开疆拓土,在奥克兰、惠灵顿和克莱斯特彻奇铺开业务。本月初,其现有投资者 Steadview Capital 更计划向其追加投资 1 亿美元。目前正在进行的这笔融资将使该公司的估值达到 55 亿至 65 亿美元左右,高于去年融资时的 40 亿美元估值。

  此前还有报道称,Flipkart 联合创始人 Sachin Bansal 也计划向Ola投资 1 亿美元,来与竞争对手Uber抗衡。

  在年初收购了Uber东南亚业务的Grab,则在上周相继得到现代汽车2.5亿美元和泰国泰华农民银行(Kasikornbank)5000万美元的投资,并推出GrabPay电子钱包业务。

  命运馈赠的所有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如今其它出行巨头在赛道上花式狂奔之际,Uber的当务之急,是洗白前尘,重新“发车”。

  35亿美元从天而降

  2016年6月1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一次性付给Uber的35亿美元,是迄今为止外国政府对创业公司单笔投资的最大金额。

  首先被这笔巨款震惊到懵圈的,是Uber公司自己。直到公司的律师们敲定了交易细节,他们仍然恍若梦中不敢置信。如此的天文数字,让法律团队不得不再三确认,单笔电汇是否能处理完这笔巨款。

  尽管在当年,交易的影响尚未完全展示出来,但两年前这笔钱确实曾帮助Uber在中国与滴滴出行贴身肉搏,在与Lyft的竞争中取得优势,之后更让大权在握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风光无限。获取了足够的资本之后,他立刻向先前那些试图干掉他的投资者开战。

  

塞翁的马,沙特的钱,软银和Uber的两难

 

  Uber前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

  但现在,这笔交易却成了全球清算浪潮中,Uber与沙特政府超越商业关系的暧昧佐证。

  据彭博社报道,算上直接和间接持股,沙特政府已经拥有Uber十分之一的股份。再加上沙特官员、主权财富基金的常务董事亚瑟·奥萨曼·阿尔-卢马延(Yasir Othman Al-Rumayyan),及其盟友——基金董事长、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同时担任该公司董事,在“卡舒吉”事件震惊了硅谷后,人们发现,原来Uber与沙特走得如此之近。

  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做了种种努力,试图挽回公司形象,为明年的IPO做好准备。他率先退出了沙特举行的“未来投资倡议”年度大会。即便如此,要切断公司和沙特政府之间的联系,仍然十分困难。

  Uber和沙特的蜜月期

  2016年春天,Kalanick才感受到到沙特政府的投资意愿。当时Uber高管David Plouffe(奥巴马前竞选主管)正在开罗、迪拜和利雅得三座城市访问。此时Uber已在沙特开展业务,不能开车的女性都可以借助Uber安全出行。在利雅得,Plouffe会见了沙特的高级官员,包括PIF董事Al-Rumayyan。据知情人士透露,通过对话,Plouffe了解到沙特政府想要开展多元投资计划,以减少对石油工业的的依赖。

  当时Uber渴望获得融资。该公司在中国正陷入与滴滴出行的持久战,两家公司花费数十亿补贴折扣并招募司机,企图干掉对方。谁烧的钱多谁就能获得更多市场份额。因此,当苹果公司于2016年5月向滴滴注资10亿美元时,Uber大惊失色。此前它筹集了大量资金,但都已花费在全球各种无法盈利的业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