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要对穿日军服在抗战遗址拍照男子提起诉讼

2019-01-12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90)

春节期间,先是两名男子穿着仿制日本军服在南京紫金山的抗战碉堡前摆造型拍照,后是一男子在微信群中发布 “ 南京杀三十万太少 “ 等言论,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人们的愤怒和谴责,这种情绪在南京这座曾经遭遇血腥屠杀的城市尤为强烈。

连日来,南京各界人士义愤填膺,在愤怒谴责这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错误行径的同时,对肇事者仅仅给予行政拘留十五天和五天的处罚感到疑惑和不解,” 太轻了,拘留十几天不足以教育好这些人。”

2 月 24 日,一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遇难者遗属表示,要对穿着日本军服在南京拍照的两名男子提起诉讼。

目前,“维护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律师大联盟”正研究启动公益诉讼,让两个媚日青年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同时也呼吁推进相关立法,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

他们怒了

陈德寿(87 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15 天处罚只是抓抓痒,根本达不到教育目的 ”

陈德寿讲述当年遭遇

87 岁的陈德寿老人家住南京鼓楼区察哈尔路。谈到两名男子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拍日本军服照的行为,他直言 “ 心里很不舒服 ”。

日军侵占南京时,陈德寿 6 岁,住在三山街。当时他家中共有 8 口人,他姑妈带着小表弟、 小表妹与他们住在一起,他母亲怀孕快生了。” 鬼子进城那天,一个日本兵拿着一支长枪来到我家。” 陈德寿说,当时姑妈抱着两岁的小表妹,牵着 4 岁的小表弟。鬼子见了就要拖她,她死活不从。日本鬼子恼羞成怒,在枪上装上刺刀,对她连续刺了 6 刀。姑妈去世时年仅 27 岁。

“ 我父亲陈怀仁当时 30 多岁,被日本鬼子抓走了。” 陈德寿告诉记者,后来街坊告诉他祖父,说他父亲被日本鬼子杀了。讲到此处,老人的悲愤溢于言表。他认为,国家需要加强对青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和正确历史观教育。

陈德寿老人觉得有必要对拍日本军服照的行为给予更为严厉的惩戒。” 行政拘留 15 天,有点过轻了。15 天处罚只是抓抓痒,根本达不到教育目的。”

他表示愿意参与对两个肇事者的诉讼,” 我一家人遭迫害,我的仇恨还在心里,因此需要(通过一些方式)对他们进行教育。不但教育他们,也要教育有这种思想的年轻人。”

王义隆(95 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 既然做了,就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

王义隆对媚日青年的行为极其愤慨

家住南京龙蟠中路的 95 岁老人王义隆是从报纸上得知两个年轻人的丑态的。见过日本鬼子的他,对这一伤害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感情的照片自然气愤难当,” 你们是成年人了,难道不晓得这个事情不能做吗?你们这样做简直就是犯罪。”

日军入侵南京前,王义隆父母经营着一个烧饼铺。从 1937 年 8 月开始, 日军的飞机开始对南京城进行轰炸。王义隆的外公就是被日本人烧死的。饥寒交迫的王义隆为买点口粮头上还挨了一刀。王义隆老人摘掉帽子,向现代快报记者展示了这块永不消失的苦难伤疤。” 粮食不够了,我就出去买口粮。日本人在莫愁路卖米,我就排队买米。那时候人多,秩序稍微有一点乱,日本人以为我们中国人要抢米,就在人群中挥刀乱砍,我头上就挨了一刀。” 当时伤口血流不止,王义隆说,头上的这块伤疤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痛。

王义隆认为,之所以会出现拍日本军服照这类丑态行为,还是因为教育的缺失,” 家庭、学校都有责任。这些年轻人没有意识到这事情是一个丑事,没有体会到历史的沉痛。”

和陈德寿一样,王义隆也认为 15 天的行政拘留处罚太轻了,” 应该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育。” 他表示愿意参与对这二人的起诉,” 既然做了,就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这样,其他想效仿的人就不敢乱来了。”

马庭宝(83 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 看到照片吓一跳,应该起诉他们 ”

马庭宝认为要严惩肇事者

“ 我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家属,也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83 岁的老人马庭宝回忆说,1937 年 12 月,他的父亲马玉良、姑父杨守林、舅舅温志学都在安全区被日本兵抓走,拉到下关江边用机枪屠杀后浇上汽油毁尸灭迹了,亲人们甚至都没有留下尸骨。“ 我那时候两岁,是妈妈保护了我。”

因为这段历史记忆深刻,所以,马庭宝看到两名男子穿着日军服装在碉堡前拍照的时候 “ 吓一跳 ”,“ 他们手里有枪,让我吓一跳。”

对于他们的行为,马庭宝认为要严惩,该判刑判刑,“应该起诉他们。”

步步推进

1、 律师:个人诉讼难度不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