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逐鹿”香港虚拟银行牌照 金融业务跨境经营是趋势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30)

  8月31日,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牌照申请正式关闸。据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发言人透露,有意在香港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已超过70家,今年底或明年一季度将向虚拟银行发放牌照,首批虚拟银行牌照或发放8至10张。

  虚拟银行牌照“吃香”

  《上海金融报》记者了解到,金管局目前已收到29家机构递交的虚拟银行牌照申请,其中部分是已完成相关审批程序、接近完备的申请。

  “WeLab已向香港金融管理局递交虚拟银行牌照申请,希望可以成为首批授牌的金融机构。”一家创立于香港、在中国内地发展业务的金融科技企业WeLab(我来贷)的创始人及CEO龙沛智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WeLab若成功授牌,可反映香港培育的创科公司实力得到认可,同时也是对金融科技业界的肯定及鼓励。”

  另据记者了解,包括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众安保险、小米、中国平安、汇丰香港、渣打银行等科技或金融机构均以独资或合资公司形式参与虚拟银行牌照申请。不过,截至9月3日晚间记者发稿前,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众安保险等机构均向《上海金融报》记者回应称,现在不方便评论,但并未明确否认。

  “金融科技代表了金融业未来的方向,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不愿也不能错过金融科技的潮流。”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银行牌照的业务范围受限,既不会对主流业务模式带来大的冲击,又可为各类机构开展新金融业务提供牌照支撑,以发放虚拟银行牌照为契机切入金融科技的大潮,是相对比较稳妥和可行的选择。

  “从大方向看,金融是香港经济发展的支柱,吸引内地资金投资对香港来说好处很多。”易观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同时,虚拟银行也是趋势,特别是对普通用户的服务,线上完成能够节约人力物力,对发展香港普惠金融有好处。”

  “相比之下,虚拟银行具有三大竞争优势。”龙沛智指出,“首先,成本较低。参考国外部分虚拟银行,成本只是传统银行的三分之一。得益于此,虚拟银行开户门槛极低,且可调配资源设计更好的产品回馈客户。第二,方便灵活。虚拟银行主要通过网络提供服务,时间上具有灵活性,有助于提升客户银行体验。第三,产品及服务创新。传统银行由于各种既有因素,推出新产品及服务的时间相对较长。虚拟银行由于侧重金融科技元素,可借助金融科技拓展更多新服务,加上团队执行力强,设计及推出新服务的时间较短,令其在产品及服务创新上具有优势,加强客户体验。”

  金融业务跨境经营是趋势

  事实上,在金融科技领域,巨头们从未停止过对香港市场的争夺,如支付宝、微信支付已开始抢占香港的各大线下消费场景。而“支付出海”并非巨头出海的全部。

  “相比支付牌照,银行牌照业务范围更广,更适宜作为金融科技转型的综合平台。”薛洪言说,“虚拟银行与国内的直销银行类似,与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已经成熟的业务模式高度雷同。对于非持牌机构而言,首先是牌照价值;对于当地银行持牌机构而言,牌照价值有限,更多可视作金融科技的探索。”

  薛洪言指出,在全球范围内,金融业务跨境经营也是大趋势,无论当前有无业务布局规划,提前获取当地金融牌照,都打开了互联网金融机构走出去的想象空间,可视作是一种战略层面的考量。

  【链接】

  何为虚拟银行?

  根据金管局的定义,虚拟银行主要通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从某些层面看,该模式与内地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以及新网银行等互联网银行的模式类似。

  香港特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也表示,希望香港能够借鉴微众银行等互联网银行的优势,在平衡金融科技应用、“风险为本”的监管和保障个人私隐的前提下,继续推进普惠金融。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虚拟银行适用于传统银行的同一套监管要求,因此,需满足最低3亿港元的资本金要求。

  “类比国内,支付就是通道和铺设工具的作用,而虚拟银行的经营范围则更广泛。”王蓬博表示,“但虚拟银行主要提供零售银行服务,而内地互联网银行既有零售、也有对公业务,其在成立条件上有所不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