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粉尘燃爆事故过去5天 再访温州金属抛光涉尘企业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93)

原标题:昆山粉尘燃爆事故过去5天 再访温州金属抛光涉尘企业

昆山粉尘燃爆事故过去5天 再访温州金属抛光涉尘企业

浙江在线08月07日讯(今日早报见习记者 李攀 华炜 记者 吴佳妮)几天前,江苏昆山一家公司的抛光车间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爆炸,伤亡惨重。这次事故让人们将注意力再次聚焦到涉尘企业的生产安全问题上。

而在两年前的8月5日,温州市瓯海区一家地下家庭作坊也曾发生过一起惨烈的粉尘爆炸事故,导致加工场及相连民房共5间房屋相继倒塌并起火,13人死亡,15人受伤。

这两起事故无论是从时间节点,还是事故原因,都何其相似。

浙江,有千千万万家涉尘企业和作坊,这些企业如何进行安全监管,曾经的悲剧,是否使得整个涉尘行业更加规范化?带着疑问,这两天记者走访了杭州、温州等地的一些企业。

被查处的金属抛光小作坊

被查处的金属抛光小作坊

走访一 温州瓯海区郭溪街道

事故现场建起纪念广场

每年8月5日为瓯海区“安全日”

郭南村,是温州瓯海区西部的一个傍山小村。两年前,巨大的爆炸像一场梦魇,眨眼间,五间联排民房坍塌燃烧,13人在爆燃中死亡,15人受伤。

8月5日,在爆炸事故两周年之际,我们再次回到了曾经的事发地点。

曾经满目疮痍的厂房如今被平整为300平方米左右的广场,周围遍种松柏。广场南侧的花坛中,立着一块警示碑,碑上定格了事故的时间:2012年8月5日16时50分,警示后人。

广场北侧,有两间紧挨的两层民房,门窗无一完好,民房外墙上依然能看到过火后黑黢黢的颜色,可以想象爆燃发生时的惨烈。

为什么要在原址建纪念碑,保留下已成危房的两间民房?郭溪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林兴龙有着自己的理解。

“8·5爆燃事故对整个温州来说,都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痛。”林兴龙说,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进行了长达数个月的事故调查,除了工厂负责人违规生产,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对粉爆的隐患和危害认识严重不足。

“金属粉、木屑乃至奶粉,有可能发生爆炸,没有专业知识的人能想象的到吗?”林兴龙说,因此“8·5”事故一下子炸醒了很多人,从此8月5日成为瓯海区“安全日”。

今年这一天的早晨,当地相关领导再次来到事故现场,哀悼逝者,表明要牢记“8·5”的教训。只不过今年的纪念活动因为昆山而又多了一份凝重。

建立“四色分类”管理平台

已在温州全市进行推广

在“8·5”事故后,瓯海区在短短4个月里,对涉尘、消防、危化等十大行业开展大排查,停产整顿1847家,关闭1061家,取缔无证照6760家,移送追究刑事责任28人,涉及安全生产的行政拘留有1000多人。

但如果仅仅依靠阵痛后的“应激行为”,显然不能治愈事故带给这个城市的伤痛。

为此,郭溪街道痛定思痛。他们首创了一套安全生产四色分类管理平台。“这套管理平台依照安全隐患级别,从低向高,用绿、蓝、黄、红四色标准推行动态化信息管理。”林兴龙说。

打个比方,如果小网格负责人(主要由街道基层干部构成)在日常检查中发现企业存在隐患,那么他可以将这些信息及时录入平台,依据标准确定隐患级别,并督促企业进行整改;中网格负责人(街道分管领导)和大网格负责人(街道主任和书记)对隐患和整改情况进行督促。

对于一些难啃的问题,由街道出面,联合有关部门整合力量,确保把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至于涉尘企业,郭溪街道将他们纳入到专项监管,要求所有涉尘企业必须通过由第三方机构开展安全评估。目前,郭溪街道10家涉尘企业均已通过安全评估。

这套四色分类管理平台已经推广温州全市,一些地方还进行了改造升级,例如给手机下载APP,只要翻翻手机就知道自己辖区内的企业安全状况。

配置了专业设备的抛光车间

配置了专业设备的抛光车间

走访二 温州瓯海区高翔工业园区

抛光工人讲述作坊经历

抛光车间内已配置专业设备

位于瓯海的高翔工业园区内分布着锁具加工、烟具制造、眼镜生产等工厂,其中不少属于涉尘企业。就拿温州中邦烟具制造有限公司来说,它主要生产打火机、烟嘴、钥匙扣,抛光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生产环节。

走进抛光车间,原本想象中满是灰尘的场景并未出现,即使没有佩戴口罩,在车间内呆了十多分钟,也没有明显的不适感。

工厂相关负责人介绍,“两年前,抛光都是外包给作坊的,出事后许多小作坊被关停了,我们就花了几十万购置了整套设备自己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