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时间去哪儿了:成龙称拍电影做慈善(图)

2019-04-0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82)

  马年春晚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令人不胜唏嘘,主题波动了人们的心弦,甚至引起国家领导人的共鸣。一时之间,每个人都在反思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追问自己的“时间去哪儿了”。

  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开幕前,新华网记者在人民大会堂采访成龙、朱军等全国政协委员,想知道他们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我的时间都用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拍电影就是在做慈善方面。”戴着黑框眼镜,走进会场的成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全国政协委员陈凯歌表示今年提案还在思索中,希望通过调查研究,提出有分量、有证据的提案。“我的时间都用来拍电影了,”陈凯歌表示,“拍电影的目的不是为了刺激电影市场,而是要拍出有质量、让观众觉得能留下来的电影。”

 

  全国政协委员朱军今年关注留守儿童的权益保障问题,希望从政策支持方面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我的时间划分的很均匀,工作的时候全身心投入,生活上陪伴家人的时间一点也没少,”朱军表示,“工作和生活就像手心和手背,主要看心在哪儿。”

  全国政协委员腾格尔今年的提案是关于音像制品和艺人肖像权和名誉权的保护问题。作为歌手的腾格尔表示,今年两会开完会拍电影,演男二号。“换一种活法也挺好,能激起自己工作的积极性,把时间都花在自己感兴趣和想做的事情上。”腾格尔说。

  “时间主要用来解决病人的问题,通过提高技术水平、加快床位周转,实现病人入院后诊断、治疗、康复、愈后随访一体化。”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院长浦金辉说。

  “业余时间都在搞科研,由于南方不适合种葡萄,因此我们通过一些手段不仅使南方能种植葡萄,还能实现一年收成两次,”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农业科学院院长白先进表示,希望此举能给农民增收。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局长助理王子豪今年关注城镇化建设中如何防止城市病的问题,以及学术社团如何更好解除束缚。“社会科学正在做哲学科学的创新工程,涉及新的制度设计,这方面需要我们花时间调研。”王子豪表示,新的制度设计能使公众充分认识和承认科研工作者的价值,使科研工作者更好发挥自己对科研工作的热情和创造力,使科研成果更好围绕党和国家、社会关心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今年关注医院的建设和发展,“国家需要更多的医院,医院一旦建设好就能消化掉更多的病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看病难的问题。”

  “我是医生,我关心病人,”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306医院副院长牛忠英表示,我的时间都用在工作和学习上,希望提高医生水平、医疗质量,更好为病人们服务。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思源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晓林表示,中国还有一亿多的贫困人口,脱贫是最大的民生工程,自己的一半时间都在做中华思源扶贫基金会,希望能帮助贫困人民群众,使他们摆脱贫穷,过上更美好的生活。(黄玥 冯文雅)